Monday, 4 February 2013

按部就班

好不容易把三天的Part Time 工作完成了。 用“好不容易”是因为这份推销工作太容易了, 太容易得我无所事事, 无所事事得我觉得时间好难过。这没什么好, 也没什么不好。没什么好,因为人潮不多的工作让我觉得那份薪水拿得有点内疚;没什么不好,因为我看完了两本藤井树。生活就是那么矛盾。

22也是个矛盾尴尬的数字。 我时常问自己,22岁的我真的长大了吗?我真的长大了吗? 非也, 因为面对很多事情我还会有所恐惧, 偶尔会耍耍赖闹闹脾气,要作重大决定前还是会想说自己不够成熟所以得问父母的意见。 那我还小吗?当然不是。 打从我忘了在21岁生日之前到登记局更新身份证而因此被罚款时, 我就知道自己已经慢慢地转大人了, 起码也该开始学习成长。

只是,在“成长”这个即熟悉又陌生的字眼里, 你参透得到多少, 这又因人、因环境、因个人阶段而异了。
我一向来对运动极度害怕, 从小就这样。 小时候开始决定要学习骑自行车是因为爸爸说我长大了, 再骑四个轮子的脚踏车会被别人嘲笑。 于是, 尽管跌得膝盖擦伤我都决定要尽量克服对运动的恐惧把它骑好, 而脚上的疤痕是最好的证明。我当然学会了。 那时,我觉得自己长大了。
正式告别小学生涯上中学的第一天, 穿上新的浅蓝色围裙式的校裙,我觉得自己长大了。
十八岁那年,第一次的离乡背井, 第一次流着告别的眼泪, 第一次离开槟城到森美兰, 第一次过着宿舍生活, 太多的第一次让我觉得自己长大了。

可是你懂得, 成长是个好漫长的过程, 它不会结束, 直到你停止呼吸的那一刻。
踏上大学,我把这四年视为Pre-Society, 也就是让自己开始认清社会残酷的四年。是认清, 不是认识; 因为那份所谓的残酷, 我老早就认识它了, 就在它给我狠狠地上了一课的时候。我曾经太天真, 觉得身边的人都是好人, 直到我发现在你被困在逆境时会伸出援手的人不多, 反而会嘲笑会多踩你几下的人到处可见。但我依然相信这世界还有好多好人,只是大家在某些事情面对某些困难时,还是会选择一些非常手段, 然后遗弃了自己的好人。 他们有错吗?答案留给你自己回答。

在那么多不同的阶段慢慢成长,每走几步回头看才发现那些曾经的“我觉得自己长大了”其实不然, 那小小的成就其实只是给你继续前进的勇气, 让你在面对更艰难的考验时的信心。迷惑的我常问,那么是不是代表着每走一步前方的问题就会越多越烦恼呢? 是不是其实我们也没成长过多少呢?

然后,狂欢过、心碎过、恨过、伤过、迷恋过、被唾弃遗忘过的我才懂,既然成长是那么的漫长, 那该来的还是会来, 按部就班就好, 何必在意成长了多少?



那些“不再是孩子了”的事情,几经多少流转之年,会让我们再回想过去的时候感到欣慰? 感到骄傲?还是只是会感到悲伤跟懊恼呢? 未来一到, 就会有答案了。。吧!- 《流转之年》藤井树。

1 comment:

  1. Why you put the third 1 on~~~ hahahah
    really laugh die me... >_<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