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0 April 2013

等我梦醒猛醒

日本,她踏上了日本。学习也好,慰劳也好。
美国,她去了美国。 享受也好,轰动也好。
香港,他在香港。体验也好,休息也好。

我还在门牌十七号,赖在只有我的温暖的被窝。
我还在这里,梦想着很大的梦想, 只有继续梦着才有勇气梦着。

打了三分钟的报告,思绪又被红黄蓝绿的糖果出卖了。 
有什么关系? 我有堕落的权利。

等我,等我梦醒猛醒, 我便收拾回忆。
等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