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整齐控

 这是我在宿舍的床, 是一天开始也是一天结束的地方。枕头上的被总在我起身离开床以前被折好, 边对边、角对角。 被上是小枕头,然后可怜的大熊和小熊还来不及赖床就被我安置在小枕头上。这是睡醒后的习惯。
书桌上有个电插座, 从手机充电器到笔电插电器到吹风筒, 这个秩序没有被打乱过。 书本和眼镜盒、镜子和笔电大家都有各自的占领土地, 井水不犯河水。这是睡前的习惯。
知道我有这个怪癖的朋友都说我患上强迫症, 生活压力太大导致这种小事都跟自己过意不去。我也一度这么认为, 还觉得自己严重的程度有点太神经质。但后来我发现并非这样。
因为我并非时常这样,尤其是窝在家里的时候。 我也有难得凌乱。 睡醒后我偶尔允许被单放肆地和床铺嬉闹, 枕头或许也叛逆地掉在地上; 睡觉前,我偶尔让书本打开吹吹凉风,不同颜色的笔让单色的桌子更有活力; 若一天不出门,我会把刘海夹起然后绑个马尾,这时又高又凸的额头会不小心曝光。
我没有人格分裂症,这是真的。我正常得很。 我更没有在人前扮美样,人后像鬼样。 
只是,我曾活在黑暗当中, 黑暗里没有所谓的曙光; 我也曾被压迫, 急促的呼吸里没有所谓的氧气。 那股黑暗,是别人的影子; 而那消失的氧气,却是我自己。然后我像颗细菌, 被自己编织, 生命力之强大像含苞待放的花—– 这一秒害羞的脸庞, 下一秒尽情的延伸。细菌的尽情却慢慢把我吞噬。
我没有怀念被吞噬的感觉,却喜欢被吞噬以后重生的希望。在这个边界,我看见很刺眼的光芒,呼吸着生命力。源源不绝。
我知道的,我们何必活在黑暗底下。 但若我们逃不出黑暗、赶不走细菌, 不如改变自己的心态, 当个供应给自己的正能量。而这个睡前醒后的整齐控,像是一个对自己的提醒:长大后活在很多被人和事缠绕的圈子里,既然未必能像在家里无时无刻的做自己、偶尔懒散偶尔邋遢,那我们得先做好自己,才能肆无忌惮的做自己。
谢谢你, 整齐控。

nuffnang_bid = “9f623311bd79744050bbbfe4d1c1324a”;

3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