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7 June 2013

实习:知之为不知



实习的第四天。


那是一家豪华汽车制造公司, 但规模不大。 也因为规模不大,我在第一天实习就和老板握手Say Hello。 顺便一提,老板是位来自澳洲,年纪比较大的高富帅。

我的直线上司是位巴基斯坦人,听说他在我实习的第一天理了个光头,所以我从来没见识过他那副中东人剪不断、理还乱的模样。他的鼻子高挺得夸张, 夸张得连那副无框眼镜的鼻垫和他的鼻翼离得远远的。 从他的外形看不出他脑袋里原来装着像我这种普通人无法了解的电子知识;各种汽车的电子零件在他手里像是小孩手里的玩具, 左一拐右一弯他便可以说清所有路线图的意思。 除了鼻子高度的差距, 我和他在电子世界里,也像天和地。

我总害怕他问我在大学里是否学习过这个、讲师教过那个还是认不认识这个那个, 因为若回答“是”,我害怕以我明白的程度我会说出一个连我自己都不满意的答案;但若我说“没有、不会”,那岂不是丢透了大学的脸? 我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在现实中并没那么简单, 所以我总浑水摸鱼逃过一劫又一劫。

实习的第四天,除了上网找找资料,被一堆名贵的豪华车围绕之外,我还没有任何实际的存在意义。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