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1 July 2013

实习:大染缸里的Ah Moi

“Ah Moi, Good Morning!” 某位同事朝气地点头问好。
“Morning!”

没错,我就是Ah Moi Ah Moi Girl是在公司里大家对我的称呼。 我的名字应该没有很难记,只是因为公司里杨中英若, 加上其他的“阴”都是女人,所以当人家一声Ah Moi/ Girl 我就得给于适当的反应。我对这种情况早已习以为常, 三年的工程系课程已让我偶尔忘了自己是个女的 所以往往人家惊讶为何女生会选择修工程系时, 我会在心里向自己确定现在不是已经21世纪了吗?

实习已过了2个星期, 我也开始适应了朝八晚五的生活。 早睡早起一向对我不是一个太大的问题,反而上班得牺牲午觉才是我真正无法习惯的事。天知道那种上完课后把所有的烦恼留给书包, 换上睡衣扑上床, 为了发个美梦也好, 想来个美容觉也罢, 那种醒来后对任何事情都兴致勃勃的感觉是多么让人心满意足的。尤其是开始实习的前几天, 想念着床和枕头的味道加上还没被分配实际的工作所以闲着没事做时, 我差点儿想告假回房大睡。

当然这些荒谬的想法连我自己也觉得荒谬; 也当然, 没得睡午觉对两三个星期之后的我来说也是芝麻绿豆般的小事。

因为我要做的是大事。  还未实习以前,我总抱着“实习只不过是廉价劳工,我只是去打杂的。”的态度去看待。 只是这两个星期以来,我虽然还是个月薪500的实习工程师,又名高级打杂学生,我却在整家公司最低的位置里体验很多高级员工无法体验的事情。

我开始明白, 这些为我安排好的计划。这家规模不大的公司,或许有点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尴尬, 却因为有些缺陷,我才能看见听见来思考若哪天我在哪个较高的职位我该改变什么。这位亲力亲为的老板, 虽然满口难懂的澳洲英语口音, 却因为满满对汽车的知识, 所以他把兴趣和梦想培养成成就。这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高智商上司, 虽然我每天跟不上他的快拍子,却因为他对世界的地理、文化和历史有所研究, 我每天都像乘着飞机探访世界不一样的角落。这里的员工虽然来自马来西亚各州属甚至世界各地,但不管高层还是技术人员, 留着不一样语言和文化的血,共同为一件事情努力着。

这如同一个大染缸,没有一定的方程式去计算最完美的自己; 也没有特定的规则来规划太看遥远的将来,却在形形色色的人和事上让我们去寻找一个机会。有些事情虽然说不上最好,却会在最对的时间给于我们最适合的体验。




噢, 我差点儿忘了说,吉隆坡繁忙的生活一点儿都不好玩。

1 comment:

  1. 它的确是没有什么好玩可言!!!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