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小镇

我正慵懒地趴在旅店房间的一角, 左边是落地窗帘, 房间的其它角落是陌生, 包括她。窗帘和玻璃窗户之间隔着一片薄纱; 窗户已被封锁, 是为了预防旅客舍弃生命, 也同时隔离了我和这个小镇进一步的认识。

这是我流浪的第二站, 感谢他。 他说:‘委屈你了’。我沉默, 然后心里窃笑, 这是种难得的体验。 是的, 我为我的热血骄傲。 这里是个小镇,围绕着这家旅店的是各类型、 各大小的商店;它们随时候命。

我对于另外一旁的她依然未能放下防备, 是来与过早及耳的坏印象, 更是过份欲袒护自己的言语。 我不认同的, 我都一笑而过, 然后送上个点头; 不是敷衍了事, 是不想惹事。 
脆弱的胃积满抱怨的涨气, 是过度挨饿, 还是过于闲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