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泛泛之辈

闽南语剧正准时地播放着, 我的视线也慢慢从笔记移开, 转向Panasonic 电视机。 是那个典型的台湾恶婆婆; 画着大大的口红, 恶毒的话从上下唇之间飞速传出。 这种家庭纠纷的戏码, 我还是举手支持港剧, 不是因为语言的问题, 是港剧里的恶毒手段比较新鲜。

这就是我在家度过的Study Week。我常说, Effectiveness is inversely proportional to Happiness; 如果你选择前者, 那就回大学宿舍; 而我, 选择在家。 原因无它, 我贪婪快乐,不过份吧? 平时只需要一小时的时间就可以完成的notes在家里我可能需要双倍或以上的时间, 虽然时间和效率上吃了点亏, 但在家里不愁吃,不愁穿的日子, 自在多了。或许因为自在, 因为有家人会和你谈天笑笑、 有和雨玩的人雨晒衣追逐游戏, 用轻松的方式和书本笔记相处, 吸收能力也快了。 
小女热爱摄影, 产量不多, 只希望偶有佳作, 请多多指教:读书周。
处热闹场中而能面目冷冷者, 此其人必不凡。 是也是也; 显然,小女只属泛泛之辈。

断了。

上考场就靠你了。

笔记课本和你相差十万八千里。

满手脏

昨天的午餐:白糙米饭加肉骨茶, 槟城style.
谁说油条离不开豆酱?

一大一小眼。
想来场创新的改革, 自我的洗礼; 支持的请呼吸!
哦,我忘了这呼吸心跳的游戏,大家打从三年级后就不玩了。 不过,还是谢谢你的支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