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你好,丫施琪。

刚刚把那张自己大头照的header撤了下来, 真不懂自己当时哪来的勇气。

换上的是张我花了几个小时揣摩学习的小作品。 先别给于好或坏的评论,因为光是自己的努力和勇气,我打了个及格分; 努力的是, 纵使知道艺术和自己扯不上任何关系, 当拿起黑色水墨笔, 我拉了自己一把,跨越那安全地带; 勇气的是, 纵使知道它还可以更好, 我还是坚持把它当作部落格灵魂的首选, 因为出于自己手笔的,怎么看怎么量, 自己都很喜欢。
丫施琪, 没有特别的意思,它只是个从adzuki 翻译来的中文名。 
两年前当我决定开个blogspot, 离开无名后从新出发时,要想个部落格名称对我来说还可真不容易,刚巧那时喜欢红红色的相思豆, 就谷歌了它的英文名- Adzuki 。但打从不久的那天决定重拾中文之笔时, 就觉得该好好为它命名,简简单单, 就从英文再翻译回来中文, 丫施琪吧! 
从前的写中文,我似乎很不认真,像是拿张空白纸在上面乱花,喜欢就画, 不喜欢就丢一旁; 到写英文, 是因为发觉自己的英文已烂得无可药救的地步,想说多听多读很简单, 但多写似乎很难, 那倒不如在部落格写英语吧!很可惜, 英语始终不是自己的母语, 想要写写心情怎么写都不到位, 于是我中英文一起来,然后就这样, 我把自己陷入一个尴尬期。
决定写中文不是个难下的抉择, 但要放下已踏上轨道的英文, 我实在不舍。有人说,何必把自己限制在一个框框? 有人说, 维持现状最好。我说,我不喜欢模棱两可, 于是想写中文。但到最后,我也忘了让我下定决心的理由。
这几天大扫除,我依旧负责整理那无时无刻凌乱的书柜, 里边有好多等着让弟弟代’姐’从军来完成的SPM参考书。 除此,我还发现了一些我不舍得丢的笔记, 这些笔记都是我打算留给弟弟的珍藏, 虽然不见得他很珍惜(泪)。 翻了翻‘语文知识’和‘语文技能’两本小簿子, 我看见熟悉的什么短语、复句、修辞、新诗、古文等等曾让我又爱又恨的它们。然后,我翻开一本‘作文与应用文’的长型浅蓝色簿子, 除了印着‘协和国民型中学’, 还写着我的大名。簿子里贴着好多我熟悉的中文字体,不算清秀;但还算得体。 中学毕业后没有太多机会写中文字,我也快忘了自己的中文字体长得怎么样了。字行间, 我回到了从前。
可以这么说,在中文这科我似乎比大多数人走得较轻松。我曾经差一点可以代表学校参加全槟中文创作比赛, 老师说,我输在缺乏个人观点。我记得当时的我还未能领悟她的意思, 但现在略读了自己的文章,我是同意的。 我的考试作文也曾经拿过全班最高分, 要在几个小时里要写出三、四面又在水准以上的作文,还要达到老师苛刻的要求下并可以拿到60/70 也算是很赞的了,虽然只有一次, 但真的足够了。
说这么多“威水”史, 决不是要炫耀, 毕竟几年前的荣耀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其实, 翻阅了自己多年前写下的想法后, 让我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与你共勉之,当站在十字路口思考着抉择时, 除了三思前因后果,不妨问问最深沉的自己,因为只要回到最原始的自己也算是给自己最好的交代。
你好, 我是许惠嬴, 它是我的舞台- 丫施琪, 我不敢期待自己发光发热, 只想要当个独特的舞者; 即使是独舞, 也可以淋漓尽致。请多多指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