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我什么什么。

嘴里咬着巧克力,在晚饭以后。我被逼迫在吃不饱的晚餐后吃下我没有很喜欢的巧克力;没办法, 晚餐太无情,巧克力太甜,心里却是无法形容的苦。更像是提不起劲的快乐,也像是抽筋般的拉扯。

我于是又吃了一口,越甜越难受;但终究要有始有终,我还能怎样?

我捆绑了自己,在一个尴尬的处境,无法解开;我陷入两难,在一个过于舒适的环境,无法释怀。
她说我最近写很沉重,我说我曾经写得多么开怀;只是,这个差距已经不再细微得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因为连我自己也发觉了。不懂是否因为离开了走马看花的心境, 很多时候很想停下脚步,也因为害怕忘记而总是努力牢记。然而,越努力越吃力;像是不顾一切用力往前跑,眼看目标越来越近,双脚却开始无力开始虚弱,然后在一瞬间尝试停下,喘气的同时,才发觉原来一切都是白费。
然后开始迷失,开始对一切冷淡。后来,又有一把声音在呐喊在呛声,告诉我说仍然有一股力量任我使劲让我拼命,然后越使劲越堕落,越堕落越迷失。
我开始不懂自己,不懂我要什么,不懂我是什么,不懂我为什么,不懂我想写什么,不懂我沉重什么,更不懂我什么什么。
巧克力已开始融化,顺便也把我融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