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吊点滴

被一把小女童哭得让人心酸的声音吵醒, 躺在白色的病床,手背的刺痛感被睡眠暂时偷走了。我看着被白胶布整齐地粘着的手背, 有一条稍微突起的直线,细细薄薄地。但我已没那个心情去研究透明的输送管里的液体会有多么神奇。

虽然它也只是盐水而已。


我一向来崇尚天生天养,所以若不是身体负荷不了,我也不太赞同过于服用药物, 更何况是吊点滴。 要不是害怕患上的不只是普通发烧而是骨痛热症, 医生不会建议我做血液检验, 要不是做血液检验, 就不会发现我身体严重缺水,也就不用吊点滴了。 所以,我也不懂自己心里挣扎了多久才向医生点头。

当然这个决定做得太对了,因为自从吊了点滴以后,身体舒服多了。现在烧退了,但太强烈的退烧药似乎让胃吃不消, 看来要完全回到以前健康的状态,还需要点时间。

至于为什么会生病,是因为那天忙着找实习时期的房子, 在烈日当空下也忘了该多喝水,所以发高烧是自找的。 但这自找的麻烦却拖累了身边的人;有人必须时刻提醒你多喝水, 有人必须带你到医院验血,有人得帮你拿笔记,有人得为你操劳。小女子在这里跟大家说声不好意思麻烦了!

大家,记得多喝水!

3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